如何面對職災?挫敗再起

    工作令人身心健康。然而,任何工作都有風險,意外偶爾仍會發生,如果又遇到惡老闆更是雪上加霜。雅惠從事加工廠機台工作,去年七月中旬工作中右手中指遭截斷,醫療穩定後十月份僱主便要求她要復工,當時說好一週會給她兩天的公傷病假去復健。但是,到了十一月份雅惠領薪水時,卻發現僱主給她的是事假,並扣她薪水,並沒有依當時承諾,給予「公傷病假」。而且,雅惠原本依醫囑申請三個月公傷病假,僱主只願意給她兩個月薪水。其它勞保職災給付,也都不給她,令雅惠非常氣憤。事實上,依勞工請假規則第6條:「勞工因職業災害而致殘廢、傷害或疾病者,其治療、休養期間,給予公傷病假。」

    於是,雅惠向勞工局申請勞資調解,原本僱主接到調解通知單後,希望雅惠能撤銷申請。然而,雅惠仍然堅持要調解。因為,她了解僱主平時對員工非常苛刻,私下和解,吃虧的會是自己。在雅惠不願撤銷調解的情況下,僱主說:「情願付律師費,也不給她錢」。在勞工局協調當天,僱主還說謊堅持雅惠沒有按照請假規定,才解僱她。調解失敗,連調解人員都對僱主的行徑不敢苟同,鼓勵雅惠可以直接提告。

    這件事已經讓雅惠的情緒變得很不穩定,晚上失眠,每天想到此事就氣到吃不下飯,整個情緒完全不穩,十一月底雅惠去看身心科,拿藥吃,但雅惠還是無法入眠,每天只想著要趕快解決這件事。雅惠需要有個情緒宣洩的出口,因為雅惠回到家只有自己一個人,家人的電話詢問只會讓雅惠每講到這件事就開始憤憤不平。十二月初僱主擅自將雅惠退保(解雇),職災中心轉介雅惠給心理師,希望雅惠的情緒可以得到舒緩,以免影響生活作息。同時,雅惠申請法扶律師協助。

    到了十二月份初,雅惠申請的法扶律師獲准,情緒方才穩定些,壓力獲得釋放。然而,在準備及進行打官司的過程中,有人支持陪伴是相當重要的。在家,雅惠只有一隻貓可以當出氣筒。於是,心理師開始帶領雅惠整理思緒,陪伴她度過每次的司法攻守,以及尋找自己的支持系統。

    雅惠表示自小愛打抱不平,所以見原僱主如此苛刻,非常氣憤,才會力爭自己的權益,為的是正義,不讓別的員工再受害雅惠也慢慢認為這場職災意外是「上輩子欠他(老天爺)的,現在還他。」自認自己不是不小心,有依規定執行工作,但是仍然發生意外。後來傳票晚到,但是雅惠也不再擔憂,說她想通了,再擔心也不會來,所以不想它了。

    幾週後,雅惠開始幫忙女兒從事網路的買賣工作,當起業務,幫忙拉客人,很有成就感。同時,也積極找職訓課程,找到一個總幹事的訓練課程,準備去報名上課,對於未來職訓面試也相當有信心。可見,她已經心有餘力助人了,漸漸從職災的陰影走出來。

    隔年二月開偵查庭,勞動檢查處的結果出來,原公司確實違反安全規定,讓雅惠放心很多。五月檢警要到職災現場戡驗蒐證,愈接近此日,雅惠愈顯緊張。擔心當天對方做出什麼詭計,無法應付。心理師引導雅惠設想當日可能情況,一起討論因應策略,讓她安心。事後雅惠表示大部分如預期進行,前僱主重新調整機械的運轉速度,企圖歸罪意外是雅惠個人操作不當使然,過程中前僱主大聲說話,沒有退讓之意。然而,雅惠沒有因而被激起過大的情緒反應,她很滿意自己的應對過程。
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雅惠平日定期到工作強化中心復健,職能治療的老師及辦事員對她幫忙很多,提供了不少社會訊息給她,包括:如何申請傷病給付、訴訟補貼及職訓課程等等。

    雅惠現在的心情平穩很多,她說一開始因為不懂,不知道可用的資源在哪,包括法律協助等等,才會那樣不知所措。一旦知道資源在哪,有個方向,有人協助,之後就比較有頭緒,才能慢慢冷靜下來處理事情。此外,雅惠也常向其他病友分享此次的經驗。目前仍在幫女兒工作,有人隨時可以聊天,雖不住在一起,可是常見面,不會覺得寂寞,很滿意現在的生活。對於未來,想租個小店面,可以存放女兒的貨品,也可在前面開個小吃,請在外工作的姪子們回家幫忙,彼此有個照應。自己也可在外擺個攤子賺自己的錢。

七種高度有效率的成人ADHD所具備的習性

1.去做你最擅長的事,不要浪費過多的時間在設法做好你不擅長的事情上。(你在求學期間,已經做夠了這類事情了。)

2.儘可能將你並不擅長的事情,委派給其他人去做

3.為你的精力,找到一個具有創造性的發洩之路

4.為了達成目標,你至少要訓練出『起碼』的「條理、規律」。也就是說,你不用非常非常有條理,而是為了達成目標,至少維持起碼的條理、規律。

5.詢問並留意你所信賴的人所給你的建議。儘可能不要理會那些會粉碎你夢想的人的建議。

6.要固定和幾位你所親近的朋友保持聯繫

7.順著你那「有自信、積極、樂觀、有把握的」一面去做。即使你有負面、消極面,仍然要用你積極的那一面來做決定、來實現你的生活。

不愛寫字的優優

這是一位被我描述在"遇見過動兒,請轉個彎"書中的個案-優優。優優的閱讀理解能力不差,也喜歡閱讀,但書寫能力就比一般人差多了。如圖1所示,當被要求看注音寫國字時,他的字很潦草,且有時會出現部件不見,或整個簡單的字寫不出來的現象。研究指出約25%至40%的過動兒,至少會伴隨一種學習障礙,如數學、閱讀或寫字(Carroll & Ponterotto, 1998; Jackson & Farrugia, 1997)。他們都自認很努力,但是,不知怎麼搞的,有時就是寫不出來,記不起來那個字,所寫的國字常會出現左右部首顛倒、同音異字或漏筆畫的現象。而優優就是寫不出來或寫個相似的字、常漏筆畫等等。 最近,經常有類似優優的孩子被帶來找我評估,大多有明顯注意力不足/過動的現象。